听书 - 怪异管理公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光头男子异样的目光中,言峥开始在水中平行移动,一台蓝色的车子逐渐浮出水面。

男子的嘴越长越大恨不得能塞进一个鸡蛋去。

就在男子震惊的目光中,言峥尴尬的站在车顶缓缓离开,出租车开出桥下停到平坦的路面上。

男子如同雷轰电击一般指着嘴里胡言乱语:“潜~潜~潜水艇?还是~出租车!”

言峥跳下车,不好意思的冲男子挥挥手:“那什么老哥,我帮你叫救援,你坚持一会!”

说完坐进车里飞一般的逃离此处,言峥只恨自己少生一对翅膀,脸涨得通红根本无颜继续面对那个男子。

言峥间接地把那个男子坑惨了,车泡水里不说,等他一会想明白后指不定吓成什么样。

言峥走后光头男子好半天回不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超过了他的认知。

有这么好的出租车?泡水里还能开?出租车质量现在都这么过硬了吗?

坐在冰凉的车顶上,男子陷入无尽的沉思,自己是不是该换辆出租车开开。

刘金定将车子开到矿山小区新修的路上然后扭头问言峥:“老板,咱们把他丢哪儿,就不管了吗?”

还未从刚才的窘境中走出来红着脸回道:“管,怎么不管!我帮他叫救援!”

刘金定……

言峥掏出电话拨打事故救援电话随后看到手机上时间已经到了凌晨3点左右。

回家睡觉第二天可能又起晚了,祭祖早晚都是祭,过了十二点现在应该算明天了,不如祭完祖直接回家睡觉,这样睡得也踏实省的提心吊胆。

打定主意言峥问刘金定这个时间哪里有纸扎铺开门,准备买点祭祀用品直接去祭祖。

刘金定想了想回到:“老板,正经纸扎铺子我不清楚,不正经的我倒认识一个!”

言峥听完一愣:“还有不正经的纸扎铺子?里面还提供特殊服务不成?黑白无常贴身按摩?就算有喜欢制服诱惑的,这口味也太重了。现在人心里都这么变态吗?这忒刺激了吧!”

刘金定一听就知道言峥想歪了立刻解释道:”老板,我说的不正经是指那种专门做阴间生意的纸扎铺子,这类的铺子通常只在晚上开门,白天关闭。只接待孤魂野鬼,孤魂野鬼可以用阴德,古董财宝之流在这里换取自己所需。“

言峥诧异道:“真有这样的铺子啊,我还以为小说里写的呢,走去瞧瞧。”

说完刘金定开车带言峥前往纸扎铺子,从西郊一路跑回东郊城乡结合部处,在一条昏暗街巷的尽头言峥看到那家传说里的铺子。

铺子门口插着白色的引魂灯笼,旁边还垂着一束纸钱。

走到铺子门口有副门联

上联写着:万事容易通两界

下联写着:一切好说人莫进

横批:老房铺子

言峥:“好大口气,咱们公司都没敢挂这牌子。”

见言峥不解刘金定上前解释道:“上联的意思是说他们铺子接所有鬼活,寻人,问路,引魂投胎啥都干。下联的意思是说,有钱一切都好说,不干活人生意。横批就是店的名字,店主姓房,家里祖传干这活计,祖上外号老房,这铺子是他祖上开的,也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这名号也就没改过,反正他也姓房,进去喊老房准没错。”

言峥撇了老刘一眼心道这话让老刘说的怎么听都像是骂人,他祖姓房他还能姓张不成。

屋门大敞,门口摆着一对金童玉女。

屋子正中央摆着一副棺材,棺材四角被层层垫起,棺材头上写着烫金大字和。

棺材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画像,画像用青幔布帘盖着。

前面案几上,摆满瓜果香炉。

诡异的布置言峥还没进门就感觉到阴森扑面。

“老刘,这又是怎么个讲究!”

刘金定笑着为言峥解释:“开门迎客,关门谢客。敞着门是告诉那些过往的孤魂野鬼今天接生意,金童玉女迎宾是个礼节,就跟现在酒店迎宾小姐似的,这棺材有讲究,寓意升官发财,下面垫的是坟头砖,一般棺材前面写尊字,他这个写的是和字,寓意和气生财,万事和为贵。

堂前挂的不是先祖而是他供奉的地府鬼吏,这幅画像定是那位鬼吏亲自给他开过光的,带有那位鬼吏的一点真灵,遇到恶鬼掀开青幔便可以震慑鬼神,必要时还可以直接通过画像将鬼吏请上阳间。能开这种店的背后多少都有些关系,这个老板不用我多说吧。”

两人说话间言峥迈步走进屋内,屋内右侧全是纸人纸扎,左侧有一个长长的柜台,就跟电视里看到过的古代杂货铺一模一样。

柜台后面趴着一位身穿大褂戴眼镜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看年纪大概60岁左右。

老头见有人进屋搭拢的眼睛看了一眼然后爱答不理懒洋洋的说:“这里不接待生人。”

老头这话里有两层含义,一是指活人,二是指不熟的人。

言峥只听出了第一层意思,以为老头不接待活人,随即退后一步让刘金定上前问话。

刘金定走上前笑吟吟的问:“老房~我们老板买点纸扎!”

老房扶着眼镜仔细打量了几秒然后震惊的喊道:“血戾!我做不了你生意,不要在这里撒野,快走,不然休怪我翻脸。“

刘金定火冒三丈撸起袖子势要动手,老房见状身体往后躲了躲色厉内敛道:“威胁我也没用,你们血戾,戾气怨气缠身谁沾上都不会有好下场,那边那个小伙子,我不知道你怎么跟他凑到一起的,我劝你早些远离,若不然等大祸临头悔时晚矣!”

言峥拨开刘金定哂笑着说:“没事儿,您别瞎操心,我命硬我克他!还有我今天不是来找麻烦,我就想买点纸扎祭祖用?行个方便可好,我又不是不给钱。”

刘金定:“老板,这老汉太嚣张了,让我教训教训他,还拿鬼吏压咱,咱又不是没刚过鬼吏!谁怕谁啊,咱也是有编制的人!”

言峥一阵猛烈咳嗽:“低调,低调。心中知道就好,不要张扬。老头你到底卖不卖纸扎了,话跟你说清楚,我身边这位高等血戾,你叫上来的帮手不一定打得过他,我们今天也不是来闹事儿的,别那么多废话把纸扎卖给我,我走不就得了。“

言峥一番话含枪夹棒连恐吓带威胁的老房脸色几经变换最后咬牙答道:“成!十万!”

言峥大吃一惊立刻惊呼道:“你抢钱呢?我买点烧纸你要十万!”

刘金定偷偷扯扯言峥一角低声说道:“老板!不贵。他这里的阴钞都是真的。这个估计还是咱俩吓唬住他了,外人要的更狠。”

言峥瞪了刘金定一眼小声回到:“我给我祖先烧了那么多年钱了,他们也没嫌钱假!十万块钱!我们干什么不成,多发点工资不香嘛!”

刘金定转念一想是这么个道理,老板他祖宗都不嫌钱假,自己瞎操什么心。

见两人交头接耳老房不耐烦的说道:“我这钱能是那些废纸能比的,那些纸在阴间几百个亿也抵不上我这一张钱,我这钱是地府签发的!”

言峥摸着下巴思索一下转头问道:“你把钱拿出来给我看看?口说无凭谁知道真假,要是真的,我立马转账给你,今个我也奢侈一把给我先祖用用真钱。”

老房撇撇嘴带着一股子不屑的劲儿,麻利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黄色盒子,打开盒子后拿出一叠阴钱递给言峥。

别说老房的阴钱还真有些门道,入手能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寒气,纸张呈说不出来的墨黑色,像是无数烟雾萦绕而成,整个纸上图画精良,描绘精细。

正面画着十殿阎罗,背面画着鬼都。上书四个大字,天地银行!

言峥垫着钱问老房:“这沓子值十万?”

老房倨傲的点点头。

言峥接着问道:“你箱子里有多少?”

老房回到:“箱子里的钱大约价值人民币400万左右!”说完有些蔑视的看着言峥,似乎再说问了你也买不起。

言峥勃然大怒指着老房鼻子骂道:”老头你看不起谁呢?什么态度。今天这箱子钱我都要了!好教你知道不要狗眼看人低。“

老房有些怀疑的看着言峥说道:”成!先钱后货。“

言峥把钱放进箱子里将整个合上,夹到怀里说道:“走跟我出去拿钱,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钱包跟卡在车里!”

老房愣了下反问道:“你去拿钱就得了,你抱我箱子干嘛?你拿钱来,箱子带走。“说完用手把按回到柜台上。

言峥笑嘻嘻的说:”我拿进来你坑我怎么办?这好歹也是400万的东西。不成我得先把货拿到手,才放心。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出去,箱子我放车里,然后拿钱包进来刷卡付账。怎么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老房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思索起来,眼前的言峥让他有些琢磨不透,一时间不知道言峥是真的想买,还是要耍他。

老房不怕言峥跑了,祖祖辈辈开了这么多年铺子,还没人敢打劫。除非你拿了钱别死,死了总会有人炮制。

言峥见老房犹豫不屑的激将道:“哼~看到没,刚才说的牛气冲天,这会儿犹豫不决,要不你上柱香,问问你主子?”

言峥说的话十分难听,成功将老房激怒。

“不用问,这买卖我做得了主!我就跟你出去一趟,丑话咱可说在前头,你若拿不出钱!就算你有血戾护着,今天我也让你走不出这家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