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用阵法补天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章、七魄尽碎

  陆风歇斯底里的吼道,看着受伤如此严重的女子,陆风双眼瞬间变得通红,体内魂气不受控制的疯狂外涌,浑身杀意直冲天际,显是愤怒到了极致。

  看着陆风的变化,黑衣人再一次不自然的退后了一步,各个双手握紧兵刃,严阵以战,生怕陆风红了眼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冲过来。

  “快走…”青衫女子虚弱的喊着,淤青的脸上满是懊悔的表情,若不是她的任性胡来也不会被捉来使得陆风受人胁迫。

  抓而不杀,定有所图,有所图便有机会救人。

  陆风冷静下来看清场上局势后,长剑一横,冷漠的指向黑衣人:“说,要怎样才肯放人”。

  黑衣人玩味的笑了起来:“方才你若肯乖乖交出神图,也不至于弄得眼前这般,本来想着用这小丫头片子来威胁清河宗那个老家伙的...”

  陆风听闻不禁黯然吃惊,没想到他们的目的竟是要对付自己的宗主。

  “交出神图,自废七魄。”

  黑衣人神情严肃,变本加厉的威胁着陆风,仗着人质在手,一副自恃无恐的模样。

  七魄,乃是修行的起点,是一切的根基。

  七魄碎,修为废。

  七魄离体,非死即残!

  听闻黑衣人竟这般恶毒,陆风眉头紧皱,于仪涵听着看着,神情显得十分痛苦。

  “不…”于仪涵不知哪里来了力气,朝着陆风哭喊道:“你快走,别管我,照顾好我父亲。”

  陆风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你若死了,宗主他老人家怕是承受不住,”语气很是温柔,同他所散发的凌厉杀意反差极大。

  顿了顿,陆风心中已然有了主意,朝黑衣人说道:“不过是自废七魄而已,又有何惧”。

  话落,陆风气血逆行,强行将体内七魄逼离了出来,七颗散发着灵光的气旋在头顶漂浮着。

  天冲、灵慧、气、力、中枢、精、英,人之七魄,关系着人之根本,修魂之基,此刻却一一离体。

  看着这一幕,黑衣人的神情才真正的松懈了,没有人能在七魄离体下还能安然无恙的。哪怕不废七魄,离体所带来的痛苦也将使得陆风修为受损,今生再无长进。

  “少主若是知晓我们不仅完成了他的任务,还意外除去了夜羽剑主,定会大大的奖赏我们,”黑衣人心中浮想联翩,满是得意。

  而看到这一幕的于仪涵却是陷入了癫狂,开始疯了一般大吼阻止着。

  突然,夜鸦岭上的灵气异动疯涌不受控制,众人齐齐看向陆风,但却发现始源地并非来自他,而是趴倒在黑衣人群中的于仪涵。

  “生不能与君相恋,死亦安能累君偿!”

  于仪涵嘴角挂着一丝凄惨而又宽心的笑容,带着一种解脱的味道,说不出的凄美。

  她借着灵气从地上快速飘浮了起来,整个人的气势显得十分可怕,在那一瞬间,仿佛整个山谷都随之昏暗了下来。

  “小心,她要自爆。”黑衣人惊慌喝道,在电光火石间一掌将于仪涵击向了陆风身边,不管来不来得及阻止,都想将陆风先拖下地狱。

  终究是黑衣人快了一步。

  黑衣人的这一掌将于仪涵好不容易汇聚的力量全部打散,自爆未成,受到秘法反噬,一口鲜血喷吐,在半空中形成浓浓血雾。

  陆风接住飞来的于仪涵,帮她快速止住伤势,随后替其擦去嘴角的血迹,眼中温柔尽显:“疼吗?先休息一会,马上带你回家”。

  躺在陆风怀里的于仪涵浑身再也提不起丝毫力气,虚弱到了极致,但脸颊上却是闪过一丝红晕,她蓦然发现此刻竟然隐约有些小幸福,躺在陆风的怀抱之中是如此的安详,仿佛世间一切的喧嚣都已然与其无关,一身伤势也再也不疼了。

  七魄离体,若是强行复位必受反噬;而七魄自爆,必死无疑,此刻的陆风想要活着离开,只能两者选其一。

  此番局面皆因眼前众人所引,若是此刻有仇不报,日后怕再无机会,再者,这些黑衣人来路不明,又对宗门抱有异心,绝不能纵容他们离去。

  陆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可不是隐忍的主,那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话语他生平最为不屑,修行之人,就该快意恩仇。

  陆风看着怀里的可怜人儿,脑海中浮现出一名老者温和而又慈爱的笑容,想到了老者曾经不经意间提起的话,心中更坚定了之前所作的决定。

  陆风嘴角闪过一抹狠色,眼中透着恨天般的杀意,悬浮在头顶的七魄在众人面前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迅速爆开。

  七魄中所蕴含的巨大能量瞬间涌入体内。

  于仪涵见状瞬间明白了陆风的举动,眼角止不住的流下了泪水,大惊之下想要阻止却因气血上涌昏厥了过去,但双手却紧紧的抓着陆风的衣袖。

  夜鸦岭上的空气突然变得凝结起来,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原本只是阴寒的风现在却变得彻骨的寒,天空中不知不觉间竟然开始飘落片片霜花。

  “快走”黑衣人并不糊涂,知道眼前的一幕意味着什么,对战正常状态下的陆风他们也不过五五之分,更别提动用秘法燃烧生命,炸魄求生下的陆风了,若是不走,留给他们的只有单方面的屠杀。

  “咻咻咻…”十三道影子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着。

  可在此刻的陆风眼中,这些黑衣人的速度又能快到哪里去。

  陆风擦去于仪涵眼角的泪光,扶着她坐在地上,随后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唰…”

  夜羽剑出!

  寒光至,人头落!

  短短瞬间,十三名黑衣人竟皆数失去了性命,十三颗人头跌落在夜鸦岭上,四散滚动,十三根人柱血如泉涌,鲜血直冲云霄。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虽已跑出百米,但仍旧没有活着离开,飞刺而来的夜羽剑终结了他的性命。

  昏迷中的于仪涵因为陆风的突然离开身形缓缓倒地,而在其即将倒地之时陆风便已经回到了身旁,将其扶了起来,看着远处十三道黑影齐齐倒下,陆风终于松了口气。

  若是此刻于仪涵没有昏迷,必定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因为陆风的境界又提升了,在自爆七魄的一瞬间他突破了。

  可,那又怎样,自爆七魄无异于自掘坟墓,必死无疑。

  尽管陆风在动用秘法之时,想起了师父曾经说的死灰复燃的重修之法,从七魄中抽取了一部分的本源之力,但这又何尝不是九死一生之局。

  陆风耗尽残留的魂力替于仪涵治疗着体内的伤势,一股虚弱涌遍全身,但理智告诉他此刻万万不可昏迷。

  乌鸦对于血腥之气异常敏感,而此刻山岭上的血腥味已经极浓,十三位黑衣人的死让夜鸦岭铺上了一层诡异的寒。

  “呱呱呱…”

  几声嘶哑的鸣叫从岭下传来,陆风有些失色,迅速抱起于仪涵,飞快的跑离岭口。

  虚弱蔓延,没跑多远的陆风便倒了下去,落地前他将自己垫在下面保护着怀中的女子,落地后,又将女子压在了身下,将其覆盖起来,免受乌鸦的侵蚀。

  而在他昏迷的前一瞬,陆风见到了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恐怖场景。

  成群的乌鸦黑漫漫的遮住了天,朝着血腥味最浓的黑衣人处飞去,几只不开眼的落单乌鸦,朝着他飞了过来。

  乌黑色的羽毛,尖利的鸦隼,带毒的爪牙,正是夜鸦岭上最危险的标志。

  见到这一幕,陆风心中一片死寂,知道今日再无活命的可能,挣扎着将怀中的“神图”取出,抽出最后一丝力量将其弹落夜鸦岭下,就让这传说记载无上之秘的神图永不再现世吧。

  然而对乌鸦而言,陆风此举就好似往它们家中丢了垃圾,彻底激怒了它们,嘶吟怒鸣,开始疯狂啃食陆风的后背。

  陆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虚弱的无力动弹,残留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感受着夜鸦岭上凄怆的气氛,听着乌鸦‘欢快’的叫声,看着远处七零八落的尸体,孤寂的愁绪突然涌上心头。

  陆风感受着自己凋零逝去的生命,突然有些感慨,魂修之路这般漫长而又孤独,此番若是侥幸不死,是否还有勇气再走一遍?

  很快陆风便是肯定了下来,深知弱者渺小的他毫不犹豫的抛去了脑中的消沉,若是不死,他必将变得更加强大,必将揪出安排今日之事的幕后小人,将其诛杀。

  陆风背上已经被啃的伤痕累累,血肉模糊,意识陷入崩溃之际,他再一次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于仪涵,眼中带着几分歉意。

  陆风并非草木,焉能无情,于仪涵的心意他早已有所意会,只是这些年来他沉浸剑道之中,一心只想着修魂变强,终是辜负了一片痴心。

  “来生……定要好好珍惜身边人!”

  陆风最后的意识也消散殆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