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吞噬者吕落

听书 - 末日圆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这一声呼喊吸引了异种群的注意,还是因为手刀发出的破魂斩杀死了十几只异种。

其中一部分异种居然放弃了吕落,开始向齐心竹靠近!

顿感不妙的齐心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姿势,圣辉包裹着拳头,对着周围的异种一拳一个。

不过随着她周围异种的增多,齐心竹的身上也逐渐出现了伤口。

这些伤口会被她的圣辉和治愈者的双重效果快速修复,就如同一个人类的超再生状态。

但齐心竹毕竟不是吕落,她虽然有着极高的体质和治愈效果,可治愈不是免疫。

每一次的受伤,都是真真切切的伤害。

随着自身的压力不断增大,齐心竹的脚步也越来越蹒跚。

“要死在这里了么?不行,我应该还可以继续战斗的!”

镜花水月!

已经承受不住异种压力的齐心竹被迫开启镜花水月,用来分担自己受到的伤害。

分身不再使用治愈能力,而是全力地爆发圣辉,尽可能的杀死更多的异种。

但即使是这样,没有武器的齐心竹也渐渐陷入了绝境。

“吕落,我……”

吼!~

已经被团团缠住的畸形种像是有所感应一样,发出了一声摄人心魄的怒吼。

噗嗤!

一截触手瞬间洞穿了梦魇蜈蚣的身体。

触手上伸缩的肉刺和口器开始不断吞噬周围的一切。

梦魇蜈蚣一边尖叫着嘶吼,一边想要逃离吞噬者触须的范围,可吞噬者触须根本没有给他逃离的机会。

一点一点地缠上蜈蚣的身体,不断吞噬掉它的一切。

而且被吞噬掉的部分,也是无法再生的!

畸形种的眼中,只剩下了被包裹住的齐心竹,它再次发出怒吼。

噗嗤~噗嗤~噗嗤!

越来越多的巨型吞噬者触须从他的后背延伸出来。

此时的畸形种,就如同一个八爪的章鱼怪物,八根触须和周围的异种开始互相搏杀起来!

畸形种没有再去管自己身边的这些怪物,而是紧紧盯着齐心竹的位置。

它的眼里露出了焦虑和渴望。

但周围的异种实在太多了,没有办法移动的它,只能不断发出怒吼!

然后,它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畸形种的手臂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逐渐开始扭曲,变异。

猛然出击!

这条手臂如同混乱的肉块纠结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粗大的怪异触手。

这条触手比它背后的触手更为粗大,强壮。

并且上面弥漫着雷电,冥炎,还有剧毒!

突!

直击接近1米的巨型触手猛然冲击,不可阻挡的撕碎了面前的一切,很快就来到了齐心竹的身侧。

在靠近齐心竹的时候,出手的最前方开始分裂,大量的触须刺入了齐心竹周围异种的身体。

也不吞噬,就那么用力的一扯,顿时将这些异种全部都撕成了碎片!

剩下的几根纤细触手延伸到了齐心竹的面前,缓缓弯曲起来,就像是绅士般的邀请一样。

“是吕落么!”

齐心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巨型触手,虽然有点害怕。

但她还是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这根弯曲的触须上。

触须一卷,将齐心竹仅仅包裹吧保护起来,然后收了回去!

很快,齐心竹就被带到了畸形种的面前!

四目相对,齐心竹的手指小心地抚摸了一下畸形种的鼻子和眼睛。

“吕落,你……还能变回来吗?”

畸形种没有回答齐心竹,它只是一手将齐心竹拦在怀里,然后继续杀戮,吞噬周围的异种。

吞噬者触须不断地挥舞,无情的杀戮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时间。

在最后一只异种在畸形种的面前倒下时,末日圆盘的世界里,终于回归了平静!

没有夕阳,只有残血。

地上的血迹逐渐被末日圆盘所吸收,而圆盘的世界也重新恢复了平静。

圆盘边境的虚空中,似乎还有其他的异种,但这些异种很明显是不够强大的。

它们不敢朝着末日圆盘迈进,只能一脸惊惧地守护在末日圆盘的外围。

圆盘里,只剩下了畸形种和齐心竹。

畸形种盘坐在末日圆盘的中央,看着跪坐在它面前的齐心竹,双眼露出了迷茫。

齐心竹没有因为畸形种怪异恐怖的状态而退缩。

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畸形种流线型的身躯和肌肉,治愈者的光辉在它的身上游走。

不断舒缓着畸形种紧绷的神经。

“我能感觉到你很害怕,不要害怕,没有关系的!

周围的怪物已经被你杀光了,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感知我的存在,也感知自己的存在。

你,叫吕落!”

齐心竹小心翼翼地安抚着畸形种的状态,畸形种身后的吞噬者触手也逐渐收了回来。

它又回到了那个完美身材比例的3米怪物!

不过它的眼神,依然迷茫。

“吕落,我叫齐心竹,是你的妻子。”

齐心竹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畸形种的面前,似乎在等待对方的回应。

不过等了很久,畸形种也没有理解齐心竹的意思。

无法理解齐心竹意思的畸形种变得有些焦躁不安起来,它对着齐心竹就是一通怒吼。

昂!~

口水和狂风吹得齐心竹头发一阵乱飘。

她闭着眼睛,静静的等畸形种安静下来。

然后才用手指按住畸形种巨大的头颅。

“你,吕落,我的丈夫。”

说完,再用手指点了点自己饱满的胸脯。

“我,齐心竹,你的妻子。”

齐心竹的眼里只剩下柔软和温柔,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温柔触动了畸形种的心神。

它强行忍住了自己焦躁不安的情绪,也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畸形种学着齐心竹那样,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巨大的手掌和齐心竹的小手缓缓贴合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畸形种的眼睛里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好像是感觉到了某种平和的力量一样。

它将头伸到了齐心竹的面前,贴在了她的胸口。

齐心竹原本有些意外和慌乱,不过很快她就平静下来。

任由畸形种的头颅贴在自己身上,纤细的手掌不断地拍着畸形种的头颅,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继续安抚对方。

这个过程持续了不知道多久,齐心竹突然说道:

“老公,记起我了吗?”

畸形种猛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两只眼球的瞳孔里,不再是普通的圆球,而是末日圆盘的样子。

瞳孔的中央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符文,这些符文就和末日圆盘上的序列符印一模一样。

“老婆,辛苦了!”畸形种平静地说道。

畸形种终于回归了吕落,它的身体逐渐开始变小,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原本的样子。

不过此时的吕落似乎已经耗尽了自己身体里的全部力量,彻底昏迷在齐心竹的怀里。

齐心竹看着全身赤果的吕落,终于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末日圆盘再次开始转动,齐心竹和吕落,也重新归于现实世界。

……

天已经蒙蒙亮,齐林看了看正在做早饭的方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对于吕落和女儿的关系已经处于一个默认的状态,但作为老丈人,他还是有点别扭的。

“方静,要不要叫小吕起来吃早饭?”

“当然要去,你不是已经做了决定吗?这个时候还纠结什么?

而且不管怎么说,该尽的地主之谊还是要做好的。”

听方静这么一说,齐林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向了吕落的房间。

笃笃笃!

“小吕,出来吃早饭了!”

屋子里的齐心竹顿时一惊,看着怀里赤果的吕落,还有自己破破烂烂的睡衣,顿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啊……这!爸爸来了,怎么办?”

“小吕?你起来了吗?小吕?”

门外的齐林越发疑惑,虽然有些不太礼貌,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推开了吕落的门。

然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光腚状态的吕落,还有裹着被单的齐心竹。

“早上好啊,爸爸!嘿嘿嘿!”

齐心竹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父亲解释,所以她也只能傻笑了。

齐林看着躺在齐心竹面前赤果果的吕落,心中的悲愤有种无处宣泄的感觉。

老父亲想哭,但老父亲并不能哭!

“咳咳,你们……节制点,等会下来吃饭。”

“爸,你听我解释。”

齐心竹还是想要和自己的父亲稍稍解释一下眼前的情况。

不过马上就被齐林打断了。

“别解释了,很多时候,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错误的开始。

就这样吧,好了之后下来吃饭。”

齐心竹知道自己被父亲误会了,可仔细想想昨天晚上的疯狂,好像也不算是误会。

“额,知道了爸爸!”

……

齐林重新走下楼,方静叫住了他。

“老齐,小吕和心竹人呢?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齐林的内心再次遭受重击,不过他还是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没事,年轻人容易赖床,多睡一会也不碍事。”

方静一听顿时就有些不满了。

“这个死丫头,明明说好了今天白天和我一起去逛街的,不行,我去叫她。”

方静放下了自己的围裙,就要上楼。

齐林连忙拦住了她。

“别去了,都说了没起没起,你怎么就明白呢!”

“什么没起没起的,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能治了?

你让开。”

齐林实在是被自己的老婆弄得没办法了,只能坦白道:

“你的女儿你确实能治,不过要是不止是你女儿呢?”

“不止我女儿?老齐你什么意思?

啊……”

方静愣了愣神,她也没想到两个小孩子会这么大胆!

他们年轻的时候,虽然也有过爱得轰轰烈烈的阶段,但在娘家时,还是很收敛的。

“老齐,他们会不会有孩子啊?”

齐林一愣,有些不太理解自己老婆的脑回路了。

不过孩子的事情……

“我听说超凡者们是一群对自己身体控制到极致的人,他们可以控制自己时是否怀孕。

所以,这种事情,还是看他们自己的选择。”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按照他们的性格,应该没那么快要孩子吧!”

……

老两口在楼下窃窃私语的时候,齐心竹依然在楼上抱着吕落,静静地等待吕落醒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到上午10点,疲惫的吕落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而他一睁眼,就是齐心竹那饱满的胸脯!

“嗯?嗯!”

【你嗯什么啊?】

虽然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不过吕落每次看到的时候,依然会爱不释手。

所以就……

“吕落你干嘛呢!醒了就赶紧起来吧!”

齐心竹有些娇羞的想要推开吕落,不过吕落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猛地一下将齐心竹扑倒,然后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老婆,谢谢你!”

“谢谢我?谢我什么?”

“如果不是你的话,也许我真的就变成异种了。”

变成畸形种的时候的记忆,吕落是保留下来的。

当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被装在了一个透明的蛋里,能够看见自己周围的一切。

但所有的一切他都无法去控制。

而异种的状态,就像是这个蛋的蛋壳,彻底封锁了他的一切。

是齐心竹用自己的温柔打破,融化了蛋壳,这才有了重新回归的吕落。

不然的话,一直封闭在蛋壳之中的吕落,也许真的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畸形种吧!

齐心竹紧紧搂着吕落,感受自己爱人身上传来的温度,细声说道:

“吕落,没关系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陪着你,永远!”

吕落知道齐心竹是一个非常认真的女人,她很少去说笑话,每一次表达自己的情感,都会以一种认真的态度。

如果是以前的话,吕落这个时候肯定会调侃一下齐心竹,逗弄一下她。

不过这次吕落没有这么做,他十分认真地眯起了眼:

“心竹,我会扫清我们面前的一切障碍,一直到这个世界没有再阻止我们。”

“唉?什么意思?”

齐心竹不太清楚吕落的这个语气是什么情况,平时的吕落,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吕落摇摇头。

“没什么,只是感觉这次突破之后,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