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昆神朝

听书 - 禹道乾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昆吾宫,飞凤门前,一辆马车正接受检查。

车夫掏出令牌:“我家公子今日请假,回家探望父母,明日归来。”

侍卫检查令牌,随口问车夫:“三公子不是照顾六殿下?他现在能出宫了?”

没等车夫开口,马车里面传出稚嫩清脆的声音:“六皇子病愈,陛下大悦,许我出宫一日,和父母报平安。”

听到里面的声音,侍卫连忙行礼。

稍作检查后,飞凤门两侧的彩凤雕像展翅飞起,衔着宫门云桥缓缓落下。

“这就是飞凤门的守护神兽?”

马车内,除却云阳侯三公子颛阳外,还有一个病态憔悴的男孩。他偷偷扒在窗边,透过水晶窗,望着外面飞舞盘旋的凤凰。

穿越到这个世界只有三日,对这玄幻世界的一切,彭禹倍感新奇。

颛阳一哆嗦,赶紧将他从窗边拉回,小心用口型:“安静点。”

彭禹眨眨眼,默默点头。

但颛阳还是捏了一把汗。

马车再度起行,两匹扶翼天马拉着马车昂首迈出宫门。

“且慢——”

突然,侍卫长叫住他们。

马车中,颛阳一阵惊慌。

六皇子偷偷跑到自己车上,万一被发现,自己回头少不了被神皇陛下一顿揍。

那侍卫长敲了敲窗户,颛阳又是一阵紧张。

倒是彭禹,他跟没事人一样,饶有兴致打量颛阳的表情。

这三日相处,他见多颛阳人小鬼大的模样,倒忘了他才只有十二岁,也会惊慌害怕,也会手足无措。

“三公子,问件事。我听说六殿下重病,公子昼夜留在殿内。想来六皇子大好,可以行走了?”

颛阳暗暗松了口气,没发现六殿下在车上就好。

但关于六皇子的情况,他岂能告诉外人?

男孩绷起脸,严肃质问:“你要打探殿下的行踪吗?”

“不敢,只是我们这些外头人听到传言。说六皇子重病,是因为中毒——”

“一派胡言!“颛阳义正言辞斥道:“殿下思母成疾,偶受寒气入体,哪有什么毒?你们看守宫门的,要是天天传这些谣言,当心脑袋不保!”

一边说,他一边观察身边穿着赤金华服的殿下。

彭禹听到外面侍卫长的话,没有任何表态,只是静静坐在那里。

他来这个世界已经有三天,对原主的情况已摸清大概。

一个月前,原主六皇子在中秋宴昏倒,然后“大病一场”。当然,彭禹自己清楚,那是中毒了。

原主很可能是中毒而死。

“不过,中毒消息连宫门口的侍卫都知道了?”彭禹小眉毛动了动,思索着把玩手指上的戒环。

颛阳应付外头的侍卫长,不久后马车顺着宫门云桥缓缓飞下去。

当天马飞车从云桥离开后,颛阳心中大石终于落地。他立刻质问旁边的孩童:

“殿下,现在满意了吗?”

“不行,等到金吾城再说。”彭禹慢悠悠道:“我说过,今天你去哪,我去哪。”

颛阳气得磨牙:“您还真准备在外头待一天?”

男孩心中暗暗后悔,自己出宫时怎么就不能再仔细检查检查马车,怎么就让六皇子这个灾星混进来了?

颛阳是在马车即将靠近飞凤门时,才发现六皇子躲在自己车里。但宫门在望,想要折返为时晚矣。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带六皇子出来。

“不可以吗?”彭禹端出一副伤感的模样:“我这场大病来得突然,前几日昏迷中一直遗憾,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昆吾宫。”

嗯,我来这个世界只有三天。这三天根本没有离开昆吾宫,没说谎。

“呸呸……“颛阳赶紧打断:“别瞎说,殿下千金之躯,这等话万万不能胡言。”

但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显然对付不了彭禹这成年人的灵魂。

他故意摆好角度,忧郁地望向窗外。颛阳正好看到他微微发红的眼圈,以及哀愁怅然的神态。

“要是死前能看一看外面,应该能了无遗憾吧。”

“……”

颛阳看着这个跟自己同龄的男孩,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丝同情。

是啊,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天宫。甚至这一次差点殒命。都说他地位尊贵,得神皇爱重。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雏鸟罢了。

颛阳内心挣扎一会儿,最后勉为其难:

“先说好,只能在金吾城转一转。明天我回宫时,你必须跟我回去。不,下午就回。”

颛阳恨得牙痒痒。

作为六皇子伴读,他入宫几个月就碰到六皇子重病,命不久矣。为了不被牵连,他只能朝夕和六皇子相处,亲偿汤药,精心照顾。

他也是大家族出身的贵公子,从来没有干过粗活。这辈子第一次服侍人,就给这家伙了!

好不容易出宫回家,可他竟然偷偷上了自己的马车,吵吵跟自己外出。

这要让陛下知道,自己脑袋还要么?

而且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天假日,也因为他彻底黄了!

“殿下出宫,一会儿记得换衣服。”

“还有,不能随便吃路上的东西。”

“到了地上,不要跟陌生人走。”

颛阳碎碎念,把家里人对自己的要求全盘复述。

“最后,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

你要是不见,我们云阳侯府就完了!

“好好……我肯定不离开你。”

彭禹心中对自己的演技打上一个满分。

然后,趴在窗边观看外面瑰丽玄奇的景象。

金色的云霞,赤色的祥光从马车两侧腾过。回望身后的昆吾宫,这座天宫伫立于云端,庄严而肃穆。

没错,这是一座悬浮在天空的皇宫。距离地面的金吾城有一百丈,也就是三百多米。

看到这座悬空而立的皇宫,彭禹才深切感受到,大昆神朝到底是怎样的修行文明。

我穿越到了一个玄幻世界,而且是一个高度发达的修行文明。

三天前,彭禹偶然穿越到六皇子体内。这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身体,根本没有争抢,他轻轻松松掌控了身体。

只可惜,他也没得到六皇子的记忆。

要不是乾坤戒出自这个世界,有语言和文字传承。他当天就因为言语不通,直接被抓起来检查了。

当初睁开眼的第一瞬间,他看到的人就是趴在床边照顾的颛阳。

三日来,彭禹小心在宫中收集情报,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

但是,这三天在昆吾天宫收集的情报,都比不上眼前这座悬空皇城震撼。

这一刻,他才深切感受到,自己来到一个截然不同的时空。

收回看向外面的目光,彭禹转向自己的“伴读”,一本正经点头:

“放心,我答应过你,只是出来透透气。对了,能骑一下外头的天马吗?”

马车外的两匹青色天马生长肉翅,展动翅膀在天空飞行。这种奇怪的马种,彭禹在地球上从来没见过。

如果能骑上跑几圈,那就好了。

“不行!”

颛阳不假思索拒绝。

扶翼天马是大昆帝朝有数的贵种名驹,虽然性格温顺,但也不是十二岁的小男孩可以驾驭。

彭禹略带失望,那倒是可惜了。毕竟待会儿,这马或许就要死了。

扶翼天马速度很快,没多久落入金吾城。

金吾城是大昆帝朝的都城,也是悬空皇城之下的守护城池,有大昆十三军团之一的金吾卫镇守。

从窗户往外看,这是一座耸立高楼大厦,不亚于前世地球,甚至犹有过之的高度发达城市。

金吾城有地上、地下两部分。那一座座高楼大厦自地下探出,平均高有百米。在这一座座建筑环绕的正中央,是纯白色的圆形高塔,正好处于昆吾天宫的下方。

“那是通天塔。每年天宫降临金吾城一日,天宫从云端降临,落在顶端接受万民朝贺。当然,殿下历年都是在乾元殿,没有看到外面这座塔。”

瞧见六皇子盯着通天塔出神,颛阳吩咐车夫:“先不要下去,在空中转一转。”

说到底,六殿下只比我小三个月,还是一个孩子。

自觉年长的颛阳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落足人间的天宫贵子,难免多了几分照拂。

但很快,他将脑子里的想法摒弃。

那可是六皇子,天宫里头最不好伺候的主。冷漠高傲,阴晴不定,以往对自己也没啥好脸色。

今天让他在外头转一转,直接送回宫得了。只不过今天,让他好好在外头玩一玩吧。权当……权当回报昨日,他帮我解围的人情。

男孩心中转了无数个念头,彭禹毫无所知。他正感慨这座通天高塔的盛况。

通天塔正如其名,连通天与地,是昆吾天宫降临人间的支柱。高塔上层隶属天宫,属于禁区。中层是金吾城官员办公的地方。从天上往下看,能看到窗户里飞出的白鸽。那些信使通过通天塔飞向各地,传递天宫的旨意。

马车在空中转了一会儿,才飞到通天塔下方接受检查。这次检查,可比飞凤门前要严格。

看到金盘,颛阳冷汗直流。

差点忘了,还有这一关。这金盘能辨查活人!

要完,要完!

颛阳脑中一片空白。

万一查出六殿下在自己马车上。这……这自己的小命还能要吗?

相较颛阳,彭禹比他从容多了。

他搜集三日情报,就敢偷偷跑出天宫。而不是跑去神皇跟前争宠卖弄,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冷静点。放心,他们查不到我。”彭禹转动左手中指的乾坤戒,无形罡气缓缓腾起,将他整个人裹住,漂浮在马车中。

颛阳眼睛一亮,低声问:“你的混元真气可以避开检查?”

彭禹眨眨眼,没有吭声。

果然,他们都以为原主修炼的功法是上古混元宗的《混元天龙经》。

男孩心忖:这么看来,六皇子作为乾坤宗弟子的事,外人并不知道?

何止不知道,外人连他右手无名指和左手中指的乾坤戒,都无法看见。

乾坤十戒,乃上古乾坤宗传承的秘宝,能穿越时空,修成大道。

彭禹一个月前在某个古玩市场买到一枚戒指,从而获取隔空取物的超能力。

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空间超能力在都市笑傲纵横。自己应该是都市小说里头的主角,接下来应该环抱诸美……

可就在三天前,戒指突然发光把他拉入这个玄幻时空,落入六皇子体内。而六皇子左手中指,带着一枚和他规制相同的乾坤戒。

也正是那时,他得到上古乾坤道传承,才知道十戒之秘。

乾坤十戒以乾坤为对,乾一到乾五在左手,坤一到坤五在右手,封印乾坤宗的秘术和法宝。

六皇子的乾三戒,是一门名叫“乾元浑天罡”的秘术,可以将乾坤真气化作罡气护身,万法不破。

他自己的坤四戒内,有“两界颠倒阴阳法”,乃乾坤宗最高等的时空穿梭之术。此外还有根据两界穿越之术构建的传送阵。他正是通过传送阵,才能魂穿入六皇子体内。

乾坤道以空间之法著称,穿越时空、须弥介子、袖里乾坤。甚至大昆神朝各大主城间的传送阵,都是上古乾坤宗残留。

彭禹激活乾三戒,以浑天罡气笼罩全身。别说区区一个检查,就算天罡境的高手前来,也无法察觉他的气息。

甚至他坐在马车内,外面连一丁点的重量都察觉不到。仅从马车吃力程度判断,车内只有一个男孩的重量。

很快,马车通过检查,从通天塔离开。

彭禹似有所觉,通过窗户看到不远处匆匆离开的两个路人。

“刚才他们一直盯着马车,莫非……”

离开通天塔,颛阳松了口气。

接下来,只要伺候好这位小祖宗。等他玩完了,安心把他送回宫即可。

“颛阳,我要是你,马上提高戒备,似乎有人找你麻烦。”

“哎?”颛阳抬头,迷惑的眼神看向彭禹:“我?我刚出宫,谁找我麻烦——”

彭禹坐稳抓住扶手。

蓦地——

天马嘶鸣,整个马车摇晃起来。

颛阳一个不稳,直接趴下。

“免礼免礼,虽然我知道你敬重我,但也不用什么时候都行礼。在外头,正常点。”

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系着镇心铃的金色龙皮靴。往上看,六殿下正一脸戏谑望着自己。

颛阳脸一红,恼羞成怒对外面喝问:“怎么回事?”

“公子,是一群黑衣人,应该是杀手。”车夫安抚天马,沉稳道:“八个人,是炼骨层次的行家。”

“那就快点解决。”颛阳一屁股坐下,冷声道:“直接抓起来,等金吾卫过来善后。”

但心中,颛阳飞快盘算。

自己的马车带着颛孙氏纹章,的确是冲自己来。而找自己麻烦的人,莫非是昨天得罪的七公主,还是凌阳侯府或者汉阳侯府?

彭禹显然也想到这一点,低声问:“昨天那仨的家里人?”

“要是他们,反而好办。”

冲自己来,总比找六皇子麻烦要简单得多。

“殿下稍等。”说完,颛阳推门出去。然后快速关上,避免彭禹暴露。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