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四月槐香飘满城

听书 - 禹道乾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彭禹和颛阳的冷战,足足持续一个多月。

到了槐香满城的时节,彭禹耐不住了,跑去蒙天阁喝茶。

“听说,他带那个叫阿菀的灵镜之体,整日游山玩水?”

颛云为他沏茶,气定神闲:“好像是吧?怎么,殿下很在意?”

端着茶杯,彭禹目光闪烁:“关于灵镜之体,我的确很在意。十大神体诞生的背后,都有第六境级别的存在。我很好奇,灵镜之体背后的那位存在到底是谁。”

颛云玩味问:“仅此而已?我还以为,殿下希望通过我,与小弟和解。”

“哼?和解?开玩笑!随便杀人的家伙,我搭理他做什么?”彭禹做出“洗耳朵”的动作。

“听到这话,我都嫌脏!”

“是啊,随便杀人死有余辜。那么,殿下何必去保李璟风呢?死在他手中的人都是该死吗?”

彭禹想说什么,但最后叹了口气。

“你是指那些世家之人?”

凌阳侯府、百里氏……李璟风误以为李家村灭门凶手是这些神脉世家。修行有成后,频频找他们寻仇。

不仅是世家的核心成员,就连驾车的马夫、守门的小厮也不放过。

他立下血誓,要灭尽全族,还自家血债。

当年彭禹、李圣有心利用李璟风对付凌阳侯府势力,便默许了李璟风的做派。但这件事不能深究,真追究较真,李璟风先要过金正那关,算一算他到底犯了大昆多少律法。

“说到底,这还不都是你害得?你要不胡乱杀人,灭了人家李家村。李璟风怎么会对准各大世家,弄出这场乱子?”

彭禹隐隐后悔,当年没有直接挑明颛云的事。导致李璟风这些年将错就错,越行越远。

正因为他觉得愧疚,才在金册写下李璟风的名字,打算从颛阳手里保他。

“所以呢?殿下可以选择现在把真相告诉李璟风。”

彭禹默然不语。

颛阳杀李璟风的缘由,彭禹能猜出一二:他早已知道李家村覆灭的真相。为了保全颛孙氏和大哥,才选择对李璟风下手灭口,以绝后患。

“我现在告诉他,以李璟风的杀性,怕不是回头要把你和整个颛孙氏几十万人都砍了?颛阳、颛雷、颛兰、执明、江陵外加整个圆光福地的子民都要被屠。”

一个月时间,彭禹推敲颛阳的行为,并不怎么恼恨他的做派。

换成自己,以昭王的立场,要是有人反抗昆吾氏统治,要杀了昆吾氏全族,自己也不会坐视不理。

只是彭禹心里还是过不去那个坎。

他清楚,自己不是什么道德上的圣人。但颛阳的作法,让他很别扭。

李璟风杀人,或者颛云、某位皇子神王,哪怕神皇杀人,他听过也就过去,不牵扯自己便不在意。

唯独颛阳——

他放下身段干这种当众袭杀的事,哪怕不是李璟风,而是一个别人。纵然有千般借口,彭禹都会不高兴。

就好像无暇美玉出现污点,怎么也擦不掉,让人心里十分难受。

彭禹这时才恍然发现,他对颛阳的道德要求,远比对其他人要高。

说到底,这是几十年在自己跟前养大的崽啊。

“但殿下不说明,却又要死命保着李璟风。等他成长起来,得知真相,你要让他杀我们吗?”

噗通——

彭禹趴在桌上:“这也是我纠结的。要是我能想好怎么解决,还用跑你这喝茶吗?”

直接说,肯定不行。

继续瞒着不说,死命拦着颛阳,保护李璟风也不行。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当下李璟风实力不足,依靠自己庇护。可他实力够了,怕不是要把颛阳和整个颛孙氏灭了。

那时,李璟风说不定还能和血盟会联手,得到昆吾氏的大力支持。

但颛孙氏和昆吾氏对决,是神皇绝对不愿看到的,恐怕昆烈都要下场了。

想到因为李家村,惹得整个神朝内斗血拼,彭禹头都大了。

颛云漫不经心道:“最简单明了的办法,李璟风已经死了,你别再护着他,我出手将其净化,魂飞魄散,一了百了。到时,你跟颛阳该怎么过怎么过,权当不知道。”

“说得轻巧,倪婉茹怎么办?我可知道,倪婉茹这些年得知李璟风的事,明里暗里没少帮衬他。别再闹得你们夫妻反目,弄出什么不好看的事。”

颛云表情一顿,露出迟疑和苦笑。

面对自家这个傻白甜,他也无奈了。

当年他娶倪婉茹,动了不少歪心思。可依着颛孙氏的传统,嫁进来就是自家人。

颛云对妻子给予相应的尊重。如果因为区区一个李璟风,闹得自家鸡犬不宁,何必呢?

他忍不住埋怨:“所以,你把他招魂干嘛?还把名字写入金册,就不怕日后他背刺你?”

彭禹不多管闲事,李璟风死后一了百了,哪有这么些问题?

“我来你这,是找人诉苦,解决问题。不是让你埋怨我的。另外,他又不是颛孙氏,天底下,还有比你家更会背刺的吗?”

聂景元听闻彭禹要写护道人,且不是颛孙氏,很高兴的把金册交给他,甚至打算直接传大戒了。

颛孙氏的凶名便是如此恐怖。

“你莫要忘了,你师祖的护道人可不是颛孙氏。那是一位剑修。”

“不好意思,眼下李璟风修炼鬼道了。反倒是颛阳……哼哼……”

剑修加颛孙氏,前面三个背刺者的特征都齐了。

彭禹无论如何,都不会把颛阳写上去。

“你们两个在这边喝茶,怎么不带我一个?”

倪婉茹风风火火回来,满头大汗。

颛云一皱眉,挥袖用仙术为她清洁:“兰儿那丫头性子野,你别光迁就她,该拒绝便拒绝,她不会计较。”

听对方无奈却又带着几分宠溺的口吻,彭禹撇撇嘴,感觉吃了满嘴狗粮。

“没事,兰丫头性格爽快,我挺喜欢的。只是陪她去地下城转了转。”

地下城的建设,那可是自家夫君的功劳。看到那里的人充满活力,她也觉得与有荣焉。

至于和颛兰玩耍,也让她心情很愉快。

倪婉茹在山庄修行时,只有自己和师尊相伴。本以为世家妇人的生活古板艰难,又是颛孙氏这种大家庭,未来会有种种麻烦。

没成想,她和丈夫搬出来住,弟弟妹妹们都很好相处。就连那个据说和丈夫决裂的公公,对自己也好言相待。

想到自己幸福的生活,倪婉茹带着微笑,不禁摸了摸肚子。

彭禹眼皮跳动,默默盯着倪婉茹头顶观望气数。

行吧,颛云厉害,成婚三个月,已经有了。

喝掉茶水,他忽然问:“你俩这一胎打算养几年?”

“十年吧。”颛云清楚瞒不过去,大大方方道,“我们准备十年孕养这一胎。如果出现意外,兴许还要殿下帮忙。”

凡种。

颛云算天谋地的性子,面对这冥冥之中无法预测的麻烦,也会惶恐,也会不安。

扪心自问,如果是凡种,自己能如父侯一样,直接下杀手吗?

彭禹为成王夫妇解决麻烦,无疑让颛云看到另一条路。

大不了在孩子身上种植神性。

倪婉茹过来,彭禹不好和颛云继续谈论李璟风的事,索性开始胡扯其他话题。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公公似乎打算让阿菀做颛阳侧室。等老二的妻子入门后,便让颛阳定下,不用大办,府里自己吃宴。”

彭禹脸色变了:“侧室?现在?这把周怡置于何地?”

昆烈闭关前,推动周怡和颛阳的联姻。

目前周家已和云阳侯府达成初步协议。只是周怡年纪太小,四十年后才要成年。

“周家自然是清楚的。总不能让颛阳干等四十年吧?云阳侯府会为世子挑选两位侧室。周家已然默许,但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周怡嫁进去之前弄出孩子。”

咀嚼茶叶,一丝淡淡的涩味在舌尖散开。

彭禹:“灵镜之女算一个,另一个是谁?他身边的影卫?”

颛云:“执明性命系于他身,注定是他的人。但以执明的身份,当不得侧室,顶多算是房里人。”

“哼——刚成年不久,这就挑了三个?他桃花运倒是不错。”

彭禹和云仙儿一直保持着联络。清楚颛阳的桃花劫数。

可自己孤寡一人时,人家已经定下三个。这家伙下手够快的!

但让彭禹真正上手,他又不敢。

青莲剑圣的遭遇在前,他不愿意耽搁人家好姑娘。

颛云:“他的天武真体配合神阳之力,本就吸引异性。尤其是那些修为精深的女性高手。”

彭禹:“是啊,天天招惹年纪大的。”

二人一言一语吐槽,倪婉茹眼睛放光,脑补了许多可以用的梗。

别说,夫君这俩弟弟放小说里,都是完美的男主人选。

颛阳已经成年,倪婉茹写起来毫无半点负担。在二人说话时,脑内已经构思好几部颛阳有关的风月小说。

彭禹突然道:“李清媗那些无所谓。但南煜王这种圣王真魂。他要敢胡来,回头当心被套麻袋。”

南煜王少女心性,一生单身。死后灵体属阴,而颛阳体质至阳,对她有极强的吸引。加上颛阳性格合她口味,经常帮她打架。

这段日子相处,在南煜王自己不清楚的情况下,已经产生朦胧情愫。

初代宣明王偷偷暗示过彭禹,让他注意些,提醒颛阳离南煜王远点。

且不论颛孙氏和昆吾氏的隔阂,这俩一个是活人,一个是死人,难不成要玩冥婚吗?

更别提后面还有一个厌恶颛孙氏的景皇。

听闻自家姑娘死后的恋情,他能不杀人吗?

奈何彭禹正跟颛阳冷战,根本没有传消息。

因此他不知道,这几日颛阳在外带着阿菀游山玩水,南煜王也跑去插了一脚。

颛云一本正经道:“儿女情事,最简单明了的办法是再找一个姑娘过去,断了南煜王那点好感。”

彭禹:“灵镜之体不是现成的?啊——难道云阳侯撮合这对,是盘算着让南煜王知难而退?”

“阿菀不成。太单纯了,要找一个聪明强势的。”颛云不怀好意盯着彭禹。

彭禹一个激灵,提高警惕。

先是看了看二人,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孤明白了,原来你打算为弟弟牺牲,变成女人,亲自去拆了颛阳的烂桃花?成啊,孤没意见。倪大姐怎么说,你要同意,孤现在就下咒。”

说着,彭禹撸开袖子。

对哦,乾坤仙术的性转,多好的写作材料。

倪婉茹浮想联翩,盯着彭禹,动了和颛云相似的想法。

但对于可能牵扯自家丈夫,她严词拒绝。

“不行,要弄殿下自己来,他不成。”

她写风月小说作趣不假,可没打算拿自家丈夫开玩笑。

“殿下的仙体颠倒乾坤,又继承魔尊陛下的美貌。如果性转一番……”

彭禹一阵恶寒:“倪大姐,再度重申,不准把孤写到你那些小说里头。不然,孤下令打严,再来一场清朗行动。”

提及昭王主持的清朗行动,倪婉茹心中一阵疼。那都是多少姐妹的心血啊!

昭王一声令下,焚烧的风月小说不下百万部。

“殿下,不要太过分了。我们有自由创作的权利。”

“呵呵……”

自由?自由不等于胡作非为。你连父皇都敢胡乱编排,还有没有一点礼教?

颛云轻咳一声,帮妻子解围:“说起颛阳的婚事,云阳侯府和周家的婚事之所以顺利推进,是陛下亲自主导。为此,他爆出颛阳为其弟子。这样做,会不会有影响?”

众所周知,颛阳是玄龙剑圣弟子。而如今神皇亲口,说颛阳是其剑道传人,足以让人有所联想。

“父皇化名玄龙子,并不是多隐秘的。那家伙师承玄龙子,知道的人也不少。父皇公开身份倒没什么。”

“那你可知。近日神皇闭关,但紫宸郡那边的消息,魔尊身边有玄龙子的身影。”

彭禹豁然抬头!

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那两位或许要复合。”颛云笑得很古怪,这件事可是他一力撮合的。

“陛下去贵妃娘娘那里了?”

倪婉茹满脸震惊,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我的“神皇x师尊”配对被拆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