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假痴,藏拙

听书 - 卒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巫勒勇士们在营帐前以人墙围出了一个圈,呐喊助威之声此起彼伏,跃跃欲试之人揎拳捋袖。

圈内,是两名赤裸着大半个上身的壮汉正抱在一起角力,青筋暴露,血管突出,肌肉虬结在一起。

“兴哥……你要是撑不住了就快认输吧!”德勒黑喘着粗气,浓重的呼吸几乎可以喷到对方脸上,两条手臂正死死地勒住兴哥的脊背。

“臭小子,你还差得远呢!”兴哥突然奋起,以双腿为基石,腰部为轴,双臂奋力一张,扯破了德勒黑的钳制,然后委身一擒一抱,欲将德勒黑那壮硕的身躯横空拔起。

德勒黑应对的方式很巧妙,他趁着自己右半身还未腾空的情况下,伸出左脚绊了兴哥一下。

这种绊法虽然并不花哨,但却极为实用。胡部摔跤的规则是脚踝以上的部位着地便判作负,兴哥为了保持自己的平衡也只能放弃将德勒黑拔起的想法,双方又一次回到了最初那种四臂交叉、互相僵持的局面。

德勒黑与兴哥的臂力是差不多的,场面上也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但有擅长摔跤的勇士已经可以在心中预判出胜负了。

兴哥……会输,因为他的体力跟不上了。

那竭尽全身力气的浑然一举已经是兴哥强弩之末的杀招了,正是因为他也意识到了久战不利,才会选择这种毕其功于一役的豪赌方式。

只可惜岁月的流逝也会让人的精力随之下降,若是十年前的兴哥,绝对不会使用这种策略,也绝对不会可以有充足的反应速度来避过这记绊腿。

最终的结果也并不出乎意料,兴哥还是受到了体力不支的阻碍,被德勒黑一记左手侧摔掀翻在地上。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啊!”在被德勒黑搀扶起来过后,兴哥突然感慨了一句。

其实这二人的关系很不错,德勒黑以及沓来同龄的巫勒贵族子弟的摔跤功夫,都是由兴哥指导着练起来的。

“弟弟,你要来试一试么?”寒暄过后,也不能让气氛冷了场,作为胜利者站在圈中央的德勒黑朝着阿祀尔伸出了手。“让我看看你在盛国有没有疏于练习!”

阿祀尔欣然点了点头,便走近大哥的身边,两人先互相拥抱了一下以示友好,便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说是“激烈”可能并不是很恰当,本以为这对兄弟会有一场恶战的众人也没有想到——片刻过后,阿祀尔便被德勒黑一招漂亮的背摔给砸到了地上。

“我败了。”阿祀尔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表情却十分的不自然,像是想笑又不敢笑,嘴一歪便从圈中退了出去。

“啊这……”人群中响起了稀稀拉拉的讨论声,虽然阿祀尔的败北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毕竟德勒黑本人就是巫勒部可以排进前三的猛将,但这落败的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儿吧?

但身为当事人的德勒黑的想法,却和观众们完全不同,他沉默着目送阿祀尔挤出人群的背影,心中却罕见地开始沉思了起来。

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阿祀尔的力量不可小觑,就算胜不过自己,也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自己碾压式的一记背摔而打倒……

德勒黑心中的所想的,可以用这样一个盛国词汇来形容——藏拙。

事实上,阿祀尔不仅在与大哥的摔跤角斗之中藏了拙,在二哥沓来面前也是如此。

前几日,沓来曾邀请阿祀尔与自己一同出门狩猎,两人两马,各带一把长弓一壶箭矢便出了门。

沓来的目的也很简单,一方面是要拉近一下兄弟二人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想见识见识阿祀尔的骑射术怎么样。

但结果却显然出乎了沓来的意料——阿祀尔的射术可谓是神一阵鬼一阵,一箭可以命中十几丈之外的野兔身躯,但也有连近在咫尺的牝鹿都两击不中的不加表现,用“瞎猫碰上死耗子”来形容也不为过;至于骑术,至少不会从马背上摔下来,但要是想马背上开弓那就大失准头,箭箭虚发。

沓来倒也半开玩笑地过问阿祀尔是不是今天状态不好,而阿祀尔用“摆个靶子就能练习射箭,但盛国国都之内不让骑马”这样的解释糊弄过去了。

而这种花里胡哨、神头鬼脸的表现,绝非阿祀尔的性格,不用说也知道是贺难教的。

“你不是让我谦退自保么?怎么又让我表现得这么……奇怪?”阿祀尔已经快被贺难给绕晕了。

贺难直接回答阿祀尔,而是像变戏法儿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根细铁丝,手上和嘴上都不停:“就拿折铁丝来打比方吧……你要反复来回地去折才会让铁丝断掉,只折一次是不够的。”

一席话说完,贺难已经用极快的手速反复折了铁丝十余次,话音刚落,铁丝应声而断。

阿祀尔看到了贺难折铁丝的动作,但却没听懂贺难说的是什么意思。“来,你给我整一根。”

贺难以为阿祀尔已经领悟了自己的潜台词,便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根。

“只需要折一下就够了。”这根铁丝刚落在阿祀尔手里便断成了两截,而且看样子好像不是“折断”的,而是从两端硬生生地“薅”断的。

“你他妈故意找茬是不是?”贺难当时就忍不住说道。

“嗯?”阿祀尔挠了挠头,“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阿祀尔是不笨的,但他的性格属于“比较轴”的那一类,再加上盛国语言较之胡部语更为复杂,对于贺难这种怪异的比喻自然难以领会。

“我想说的就是……你两位哥哥们的心绪就如这根铁丝一般,当他们过分轻视你的时候,你就要表现出一些实力让他们对你不敢掉以轻心;当他们过分重视你的时候,你就要收敛起来甚至故意扮蠢来让他们麻痹大意。久而久之,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你究竟是‘能者’还是‘庸者’了,所以就会无从采取对付你的策略。”贺难两手各捏着半条铁丝在胸前举着,模样有点儿傻:“虽说狮子搏兔亦需全力,但他们本身就需要把精力投入到相对你来说更强的对方身上,你只需要反复牵扯他们的心绪和精力,让他们在心中不得安宁,手上却又对你施展不出什么余力,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嗯……”阿祀尔好像有点儿领悟了贺难的指导,兴趣盎然地问道:“这个叫做什么计策?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

贺难故作高深地说道:“当其机未发时,静屯似痴;若假癲,则不但露机,且乱动而群疑;故假痴者胜,假癲者败……这一计,‘假痴不癫’。”

“若要非得解释出个理由,我觉得更像是……暗示吧。”贺难道:“我曾经在一个死鸭子嘴硬的犯人身上尝试过一种方法——我蒙住了他的眼睛,捂住了他的鼻子,又在他手腕上轻轻划了一刀,接着便是一点一点儿地将温水滴在他的手腕上——其实那一刀所造成的伤口没过多久就已经痊愈了,连血都没流出来几滴,但他的心理却崩溃了……”

“想象一下,你失去了视觉,眼前一片黑暗;失去了嗅觉,闻不到任何气味儿;只能通过一张嘴来大口呼吸,耳朵里听到的是‘血’滴落在地上的滴答声,感受到的是体内的‘血’慢慢流过皮肤的温热触觉……”贺难的表情变得十分诡谲,笑容里也充满了恶意,让坐在他对面的阿祀尔不寒而栗:“就算是水,你也会觉得那是自己的血正在慢慢往外流。”

“自信、傲慢、镇静、焦虑、坚定、怀疑、不安、恐惧……以及永不停止的胡思乱想。”贺难就好像会戏曲中的变脸一样,表情瞬息万变,无数种浮夸到极致的神情随着他的描述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的面庞上掠过,直到此刻又回归了平静:“情绪最终会摧毁一切,就如同这根铁丝一样,当它被反复弯折了几十次、上百次之后,也总会有崩溃的一天。”

“阿祀尔……如果你想战胜你的哥哥们,就一定要先战胜自己,如果你的内心是脆弱的,那么再强大的外在也如同枯木一样腐朽。”贺难这样说道。

平心而论,阿祀尔的演技很差,但达成的效果却意外的好。

无论是德勒黑和沓来,都已经对阿祀尔产生了一种与宴会当日截然相反的看法。

再然后,便是约定好的、十日后三人各自的远征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